在许多国家,停车场总是有一种被繁华所遗忘的贫瘠气氛,或者被水泥墙、柏油路和机械所包围,营造出一种沉闷的环境,或者是密闭的地下空间。虽然城市的气氛看起来荒凉、荒凉,但人们似乎被在城市中寻找停车位的必要性所麻痹。

加拿大建筑与景观设计团队Public City architecture观察到传统停车场设计中存在的简单和粗放的问题,采用消极的策略对这类公共空间进行重新诠释,既注入了市场般的愉悦魅力,又致力于多样化的用途。

土地只能有一种使用型态吗?

Public City Architecture所打造的PARK PARK,正如其过往作品实践,洋溢着一贯缤纷欢愉、友善环境与丰富的特质。这处公共场域试图诱发好奇心,针对邻里街区中普遍的停车场以及城市被划定的土地使用方式,激起破除窠臼(kē jiù)的反思。

公园的外观就像一个多层次的蛋糕,而它的功能就像一个停车场公园,允许各种多样化和实验性的活动共存。设计团队之所以创造混合用途的风格,是基于创造新的意义,同时也开启了城市停车场功能定位的可能性,就像加拿大卡尔加里古老的Inglewood社区一样,散发着一种文化气息。

颠覆经典空间教条:多即是多,形随愉悦

由街道区域的设计团队设计的PARK PARK的扇形轮廓,采用了高层建筑施工时使用的鹰架作为停车场公园的象征性词汇,界定了空间范围的同时也具有粗犷质朴的装饰效果;至于鹰架的空中感,它创造了一个欢迎的氛围,向公众开放。

场地的视觉焦点属于一排排方形分区,上面有中空的图腾,如树木、高尔夫球杆、书籍和篝火。装置的玩法和意义不明确,不断鼓励游客打破“停车场必须是停车场”和“特定的城市土地应该是这样”的框架思维。透明、自由、开放的PARK PARK部分是为了玩耍,另一部分是一种挑衅,质疑上个世纪界定土地使用的监管机构的城市规划思维,如“少即是多”和“随机能量”。在PARK PARK,更多的是更多,形式上的愉悦,放松了社会的僵化规范。

在PARK PARK中,俨如游戏装置的方形隔板,人们不仅能拍照打卡,还可把它当成露天雅座,在一旁椅凳上休憩谈天,孩子们也能在上头攀爬玩耍;而人们停留于这些镂空的框格时,也参与了形塑景观的行动。至于地面上好似等高线的曲形图纹,看似指引车辆行驶的标线,但某种程度也能视为滑板与脚踏车用道。

这是一处从公园概念而生所擘划的场域,能停车、能嬉戏、能聚会、能骑车……各种活动共同定义了它,在狂欢嘉年华的风格中,翻搅传统上普遍认为土地应单一使用的规范。



上一篇:走进Janaina Mello Landini的绳索艺术装置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